对黄某等29位员工追索劳动报酬提供法律援助案
文章来源:南平市司法局   发布时间:2018-07-06 09:44   点击数:    字体:
  

【案情简介】

光泽县某工艺制品公司系招商引资入金岭工业园区的企业法人,2012年10月试运行生产。自2013年1月黄某、张某到光泽某工艺制品公司做工。某公司起初工资按月发放,9月起发放部分,因银行续贷未果,自2014年1月起未发工资。同年3月某公司处于半停产状况,6月停止经营,均未提供农民工的五险一金待遇。2014年9月公司员工29人经县信访局、总工会、劳动监察大队多次出面,责成某公司负责人季某,首先确认每位员工工资金额。同年10月某公司人去楼空。2015年2月15日县劳动监察大队责成某公司出资人出具承诺书,承诺书载明:保证在2015年3月31日前兑付所欠工人工资的40%,2015年6月30日前兑付清全部工资,逾期未兑付的工资,工资额按银行存款利率支付利息。兑付期满后分文未付。2017年3月6日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季某进一步确认所欠每位工人的工资属实。(其中二名职工因交通意外已经死亡,需寻找确认适格的原告,另案已解决)。然而此时公司法人公章已上缴,处于存续期间,尚待年检,可物是人非,另一公司占用了员工所在的某公司的厂房、设备、并拟收购某公司;而拖欠员工工资分文未付。2017年3月15日员工中12人再次到信访局上访,当日光泽县法律援助中心为黄某、张某启动法律援助程序。

承办过程:光泽县“148”法律服务所接受光泽县法律援助中心指派,立马安排二名法律工作者为黄某、张某提供法律帮助。通过仲裁方式维权还是诉讼方式维权呢?从当时受援人提供的证据来看,尚不足以证明可直接向光泽人民法院提起诉讼。法律规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的工资欠条为证据,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,诉讼请求不涉及劳动关系的其他争议的视为拖欠劳动报酬争议,按照普通民事纠纷受理。否则劳动争议案件先裁后审是前置程序。案件承办人员山针对本案开展全面调查取证询问法定代表人,查看现场发现本案当事人牵连的法律关系相当复杂;在以下几个方面(1)争议发生地点是金岭工业园区,而光泽县工业园区此类争议仅是全国大部分工业园区的缩影。(2)当事人为全国各地农民。(3)产生争议的时间自2013年起,跨越时间长。(4)银行不予续贷,并引发诉讼,厂房设备抵押,银行享有优先受偿权。(5)出资人跑路,拖欠工资向谁讨要?(6)企业法人尚存,企业资产、厂房设备被另一企业主占用欲收购,物是人非。(7)拖欠银行贷款和担保公司借款近800万元,某公司无力支付。(8)多次抵押,案外人异议之诉已提起。(9)银行强制执行程序启动。(10)法院评估拍卖(流拍)。(11)另一企业继续进行基础设施建设,拟与抵押权人银行商议价购。(12)参与分配才能搭上末班车,支付工资才有可能,否则无财产可供执行。

维权程序看似简单,实际上相差繁琐,维权领域涉及到诉前、诉讼中,执行兑现全过程,才有可能真正维权。维权程序涉及到:1、简易程序。2、小额诉讼、口头传唤。3、一审终审4、超过拖欠工资诉讼时效。5、法院受理前,劳动争议仲裁前置。否则先裁后审。6、没有欠条,仅有老板总的承诺书,未加盖公章如何认定为工资欠条?7、未涉及到五险一金争议,但员工有否主张经济补偿金?8、劳动监察费时2年责令支付未果。9、未取得证据当事人多次信访。

处理结果:2017年3月30日向光泽县人民法院提交起诉状。4月1日法院口头传唤被告方法定代表人季某到庭。立案、开庭、审理、调解(简易程序小额诉讼,审限最长一个月,定于2017年4月30日前支付)结案。走完诉讼审判程序仅用一天时间。

【案件点评】

(1)法律援助指派的代理人提供的法律援助,与有偿服务代理人提供的法律服务的效果是一致。本案中代理人诉前调查收集证据、询问被告方代表人、现场查看等,二位诉讼代理人花费了将近二周的时间办理此案,了解牵连到当事人(某公司)诉讼的法律关系相当复杂。光泽县法律援助中心充分利用县法律援助沿街窗口平台,快速启动了法律援助程序,启动过程中特事特办,对当事人确需提供相关的证明材料(暂缺)采取先援后补的方式进行启动。(2)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统一,法律白条不再显现。2017年5月15日申请强制执行,同年7月法院裁定当事人参与分配。(3)提供法律援助的代理人建议适用于简易程序中的一审终审,快审快结,快执快分(配)。只有这样才能让受援人对案件办理情况的满意度给予点赞。

扫一扫
在手机打开当前页